广告

《继承者们》| 艺峰家居黄志钦:行业需要我们,所以我回来了

人物访谈 | 香港家私协会官网   2018年6月13日 9:53

“二代”,这个词本身就带有天然的话题性,但事实是否真的如大多数人所想象的那样?为此,凤凰网家居与香港家私协会青委会联合推出特别策划《继承者们》,对6位家居“二代”进行跟踪拍摄,呈现他们真实的工作和生活状态,展现当下家居行业的青年力量。本期主角,艺峰家居继承者黄志钦,他拒绝“被安排”,而是带着使命回到了家居行业。

剪裁贴合的衬衫长裤,时尚讲究的牛津鞋,这个身高一米八的90后大男生,一直给人聪明又干练的印象。2014年,结束上海管理咨询公司的工作,站在人生岔路口上的黄志钦选择了回到传统的家具行业。“行业正进入转型初期,依靠父辈这一代人,当前存在的很多问题可能无法解决和突破。”他意识到,公司和行业都需要新鲜的血液,去应对日新月异的市场环境。

“我是一个自主性很强的人。”在黄志钦的成长过程中,他拒绝“被安排”。决定回艺峰工作后,几个长辈坐在饭桌上,为他在公司的定位“吵”了起来,市场、产品、管理……各种意见一时僵持不下。位于“风暴”中心,黄志钦却始终一言不发,他有自己的思考,“我给自己的定位偏‘工具型’,而我认为现阶段公司最核心的问题是顶层战略缺失。”

战略化管理、品牌化营销、跨界合作……这个90后总经理为已过30岁的艺峰带来了不少新的变化。这天,他来到深圳智能科技公司sugr米唐科技,讨论智能家居相关的合作事宜。他对智能家居也有“野心”,希望能打造一个以沙发为核心的智能小生态。说话过程中,他习惯性带上手势辅助,而在心理学上,这代表着自信心强、做事果断的领导型人格。

为了满足客户不断提升的品质要求,公司最近重新梳理完善了质检部门,这也是由他一手主导的。新的部门负责人刚到位,他就到工厂确认他们的工作流程。想做的事情太多,以致于焦虑成为他的常态,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也是常有的事。但他很清楚,这是他要扛下来的责任。作为“二代”,他需要“创业”,也需要“守业”,他必须做一个能兼顾、沟通创新和传统的人。

“孤军”作战,他迫切需要小伙伴。“家具行业是个传统行业,如何去吸引一些年轻的人才,这是让我最头痛的。”在深圳一个联合办公空间里,黄志钦正在了解这里办公室的价格,他准备在深圳单独成立一家公司,专门负责艺峰的品牌和市场,“我需要更能和当代消费者产生互动的人才,他们有别于大多数行业中的传统人才,而这些人才在东莞工厂里是招不到的。”

工作之外,“觅食”或许是能让他稍微放松的事情。在他的床头,放着一本名为《Where chefs eat》的美食地图,“书里面介绍的在上海的餐厅,我基本都打卡了。”身为“吃货”,有时候忙起来也讲究不了那么多,麦当劳就成了他快速解决三餐的地点。最常点双层芝士堡,这是他在英国留学时留下的习惯,“在英国这个set1.9英镑,最便宜。”

偶尔也会下厨,做的是经常用到烤箱的英式料理,“英国留学那段时间,经常会自己做饭吃,在那个时候学会的做饭。”家里的厨房,是他唯一参与设计的空间,中央岛台或许是每个爱做饭人的梦想。

在他卧室的床头柜上,一摞摞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。他拿起村上春树新出的《刺杀骑士团长》,“炫耀”着他几个版本都买了一套。“如果不回艺峰,我其实想当个作家,就是文笔有点差。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他最喜欢哲学相关的书籍,晦涩高深的哲学流派、理论,他总能娓娓而谈。对他来说,哲学是塑造自我价值观和企业精神很重要的来源。

说起自己的父亲,艺峰家居董事长黄进财,黄志钦笑着说:“他应该是家具行业身材最好的老板了。”尽管比父亲高出半个头,但他掰手腕却怎么也赢不了。与自己的常态性焦虑不同,黄志钦很羡慕父亲,即使面对再大的困难,晚上照样睡得很好。而在父亲眼里,看过了外面的世界之后还愿意回到家具行业,就已经很让父辈骄傲和欣慰。

“战略、创新,这是每一个企业‘二代’的责任。”带着父辈的期许,带着自我的压力,黄志钦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和使命,也知道自己能够为这个传统行业带来新的变化。“我必须回来,因为这个行业需要我们。”


香港家协微信公众号
香港家协专注于服务会员企业,推动行业发展,中国家具行业引领者与创新者,欢迎订阅! 香港家私协会成立于1991年,是家具业界组织的非牟利团体。经过二十年的努力发展,现今拥有傲立同行的家具精英会员超过200家,已成为跨越大亚洲的同业精英组织。

你可能还喜欢

《继承者们》| 艺峰家居黄志钦:行业需要我们,所以我回来了

“二代”,这个词本身就带有天然的话题性,但事实是否真的如大多数人所想象的那样?为此,凤凰网家居与香港家私协会青委会联合推出特别策划《继承者们》,对6位家居“二代”进行跟踪拍摄,呈现他们真实的..